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
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

一起读诗经:

《周南·卷耳》

国风·周南·卷耳

先秦:

佚名

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

嗟我怀人,寘彼周行。

陟彼崔嵬,我马虺隤。

我姑酌彼金罍,维以不永怀。

陟彼高冈,我马玄黄。

我姑酌彼兕觥,维以不永伤。

陟彼砠矣,我马瘏矣,

我仆痡矣,云何吁矣。

【注释】

1、采采:采了又采。

卷耳:苍耳,石竹科一年生草本植物,嫩苗可食,子可入药。

2、盈:满。

顷筐:斜口筐子,后高前低。一说斜口筐。这句说采了又采都采不满浅筐子,心思不在这上头。

3、嗟:语助词,或谓叹息声。

怀:怀想。

4、寘(zhì):同“置”,放,搁置。

周行(háng):环绕的道路,特指大道。索性把筐子放在大路上,于是眼前出现了她丈夫在外的情景。

5、陟:升;登。

彼:指示代名词。

崔嵬(wéi):山高不平。

6、我:想象中丈夫的自称。

虺隤(huī tuí):疲极而病。

7、姑:姑且。

酌:斟酒。

金罍(léi):金罍,青铜做的罍。

罍,器名,青铜制,用以盛酒和水。

8、维:发语词,无实义。

永怀:长久思念。

9、玄黄:黑色毛与黄色毛相掺杂的颜色。朱熹说“玄马而黄,病极而变色也”,就是本是黑马,病久而出现黄斑。

10、兕觥(sì gōng):一说野牛角制的酒杯,一说“觥”是青铜做的牛形酒器。

11、永伤:长久思念。

12、砠(jū):有土的石山,或谓山中险阻之地。

13、瘏(tú):因劳致病,马疲病不能前行。

14、痡(pū):因劳致病,人过劳不能走路。

15、云:语助词,无实义。

云何:奈何,奈之何。

吁(xū):忧伤而叹。

【译文】

采呀采呀采卷耳,半天不满一小筐。我啊想念心上人,菜筐弃在大路旁。

攀那高高土石山,马儿足疲神颓丧。且先斟满金壶酒,慰我离思与忧伤。

登上高高山脊梁,马儿腿软已迷茫。且先斟满大杯酒,免我心中长悲伤。

艰难攀登乱石冈,马儿累坏倒一旁,仆人精疲力又竭,无奈愁思聚心上!

【浅赏】

《卷耳》是一篇抒写怀人情感的名作。

全诗四章。第一章是以思念征夫的妇女的口吻来写的;后三章则是以思家念归的备受旅途辛劳的男子的口吻来写的。

首章女子的独白呼唤着远行的男子,“不盈顷筐”的卷耳被弃在“周行”——通向远方的大路的一旁。顺着女子的呼唤,备受辛苦的男子满怀愁思地出现;对应着“周行”,他正行进在崔嵬的山间。

一、二两章的句式结构也因此呈现着明显的对比和反差。

第三章是对第二章的复沓,带有变化的复沓是《诗经》中最常见的章法结构特征,这种复沓可以想象为是一种合唱或重唱,它强有力地增加了抒情的效果,开拓补充了意境,稳定地再现了音乐的主题旋律。

第四章从内容分析仍是男子口吻,但与二、三章相差很大。这类《诗经》中经常用的手法称为单行章断,这类手法是合唱形式的遗存,可以想像这是幕后回荡的男声合唱。其作用是渲染烘托诗篇的气氛,增强表演的效果。

《卷耳》的语言是优美自然的。诗人能够熟练地运用当时的民谣套语。把民谣用作套语,像一个套子一样放在诗章句首,为诗奠定韵脚、句式的基础和情感思绪的习惯性暗示。诗人善于用实境描画来衬托情感,旅途的艰难是通过对山的险阻的描摹直接反映出来的;而旅途的痛苦则通过对马的神情的刻画间接表现出来。

全诗的最后是以一种已类化的自问自答体收场的:“云何?吁矣!”它既是对前两章“不永怀”“不永伤”的承接,也是以“吁”一字对全诗进行的总结,点名“愁”的主题,堪称诗眼。

每一节课程都是精心挑选

每一天的努力都是

想让你过得更好

温馨提示:《每日解读诗词》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;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,我们崇尚分享。

你若喜欢,请点个

在看

苏州迈创伟达新能源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中国(江苏)自由贸易试验区苏州片区苏州工业园区星都街72号宏海大厦1幢1808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