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红楼梦中对于木石情缘,贾元春的态度如何?
红楼梦中对于木石情缘,贾元春的态度如何?

贾元春是金陵十二钗之一,贾府四春之首。今天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~

宝黛钗三人的感情,是《红楼梦》不可缺少的部分;而在贾府之中,也对宝玉的婚姻分成了两个派系,一个是以王夫人为首的“金玉良缘”派;一个是以贾母为首的“木石前盟”派,这两派可谓势均力敌,相处微妙;直到元春被封,似乎才打破了这种平衡的处境。

因此,许多人都关心一个问题,就是元春在对待自己弟弟宝玉婚姻这件事上,究竟是支持谁呢?

其实这个答案,元春已经通过省亲之时的对一个人的态度,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这个人就是龄官。

在元春省亲之时,她让宝玉和众姐妹做了一回诗,随后又听了几处戏,在听戏的过程中,元春特别的提到了龄官这个人。

曹公笔下从无闲笔,那元春对龄官特殊的态度是什么呢?依原文看,元春两次评价过龄官:

龄官第一次演戏,元春的态度:

刚演完了,一太监执一金盘糕点之属进来,问:“谁是龄官?”贾蔷便知是赐龄官之物,连忙接了,命龄官叩头。太监又道:“贵妃有谕,说龄官极好,再做两出戏,不拘那两出就是了。”

从这里,元春对龄官的喜爱表露无疑,并因此,下令让她再演两出戏,但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一个小插曲:

贾蔷忙答应了,因命龄官做《游园》《惊梦》两出。龄官自为此二出原非本色之戏,执意不从,定要做《相约》《相骂》两出。贾蔷扭他不过,只得依他做了。

贾蔷是谁?在元春省亲前一回里,就有交代,王夫人让他负责买办这些戏子;而如今,他自然管理着这些戏子;所以,贾蔷是龄官这些人的领导;但龄官这个女子有个性,贾蔷让她演《游园》《惊梦》她偏不,她要演自己喜欢的戏。

龄官第二次演戏,元春的态度:

她这一行为的后果,可大可小,看看戏人的心情,而从元春接下来的话中来看,并没有难为她:

贾妃甚喜,命:“莫难为了这女孩子,好生教习。”

然而,有四个字却值得我们注意,“好生教习”,其实这四个字就是元春对黛玉的态度。

也许朋友看到这里的时候,会认为我在胡说,龄官同黛玉有什么关系?龄官的这一行为又为何会映射黛玉呢?下面,我将逐一分析这两个问题:

第一:龄官与黛玉的关系:

龄官这个戏子,据不完全统计,她在《红楼梦》里,至少出现了二次,元春省亲是一次,还有一次,那就是龄官画蔷那一回里:

在《红楼梦》第三十回,金钏儿同宝玉调情被王夫人教训后,宝玉灰溜溜地跑了出来,在路上,宝玉就遇见了龄官这个戏子:

宝玉悄悄的隔着篱笆洞儿一看,只见一个女孩子蹲在花下,手里拿着根绾头的簪子在地上抠土,一面悄悄的流泪呢。宝玉心中想道:“难道这也是个痴丫头,又像颦儿来葬花不成?”因又自笑道:“若真也葬花,可谓‘东施效颦’,不但不为新特,且更可厌了。”想毕,便要叫那女子,说:“你不用跟着林姑娘学了。”再留神细看,只见这女孩子眉蹙春山,眼颦秋水,面薄腰纤,袅袅婷婷,大有黛玉之态。

从宝玉的表情和话语来看,龄官这个戏子,不仅长的像黛玉,性格行为也像黛玉;元春难得回来一次,自然处处留心,尤其是第一次见黛玉,自然对她上了心,所以,我们有理由相信,元春看出了龄官像林黛玉这一点。

也因此,元春对龄官的用意,必定同黛玉有关,这便是我要说的第二个原因了:

龄官这一行为同黛玉有什么关系呢?

分析这一点,我们就要回到元春让众姐妹作诗这件事情上了;元春因为要考验宝玉的才华,特意让他及众姐妹作诗;并且众姐妹各自只做一首,独宝玉要做四首,这也说明了元春的用意。

随后,众姐妹做完了诗,元春看了评价了一番:

贾妃看毕,称赏一番。又笑道:“终是薛、林二妹之作与众不同,非愚姊妹所及。”

在宝玉作诗的过程中,得到了两个人的帮助。

其一,宝钗:

宝钗转眼瞥见,便趁众人不理论,推他道:“贵人因不喜‘红香绿玉’四字,才改了‘怡红快绿’,你这会子偏又用‘绿玉’二字,岂不是有意和他分驰了?

因此,宝玉听了宝钗的话,将绿玉二字改成了绿蜡。

其二,黛玉。

宝玉续成了此首,共有三首。此时黛玉未得展才,心上不快,因见宝玉构思太苦,走至案旁,知宝玉只少“杏帘在望”一首,因叫他抄录前三首,却自己吟成一律,写在纸条上,搓成个团子,掷向宝玉跟前。

黛玉一心想要表现,所以特意帮宝玉做了一首,而在宝玉做的四首诗中,元春也是高度赞美了黛玉做的这一首:

贾妃看毕,喜之不尽,说:“果然进益了!”又指“杏帘”一首为四首之冠

元春被皇帝封为凤藻宫,可见皇帝之所以喜欢她,是因为她的才华,所以,从诗的风格来看,她定然是看出了宝玉这首不同寻常的诗是出自黛玉之手。

元春为何没提出来,这一来是因为她欣赏黛玉的才华;二来是因为她顾及黛玉的面子。但心里自然是有想法,而正好在龄官演戏之时,她看出了龄官同黛玉的相似之处,所以她特意关照了龄官。

龄官,一个贾府买来的戏子,却违背主子的命令,这本身就是不对的,贾蔷这个主子,完全可以对其进行教训;元春让宝玉作诗,是为了考验自己弟弟的才华,你黛玉替他作诗,说严重一点,这是欺君之罪。纵然你才华再好,人品不行,也是需要“好生教习”的;所以,元春对龄官的那一句话,就是她对黛玉的态度。

黛玉的才华,元春欣赏;但黛玉的人品,元春直接提出的批评,所以,在宝玉婚姻这件事上,她对黛玉的印象并不好,也因此,在端午节赐礼时,她给黛玉的礼品同三春一样;而宝钗同宝玉一样。由此可见,元春支持的是“金玉良缘”。

苏州迈创伟达新能源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中国(江苏)自由贸易试验区苏州片区苏州工业园区星都街72号宏海大厦1幢1808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