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恃才傲物、狂放不羁的大诗人李白,为什么那么推崇孟浩然?
恃才傲物、狂放不羁的大诗人李白,为什么那么推崇孟浩然?

李白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又号“谪仙人”,他是继屈原之后,又一位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。他被后人誉为“诗仙”,才华横溢,一生不畏权贵。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跟趣历史小编一起看看吧。

李白因学识名满天下,而打动唐玄宗,皇帝召他入宫,好吃好喝招待着,只为了让李白多写些歌功颂德的诗。然而,李白却有着自己独特的处世准则,他不惧天子的威严,皇帝命他作诗,他借着酒劲让宠臣宦官高力士为他脱靴,让宠妃杨贵妃为他调羹,甚至让唐玄宗为他磨墨。

李白就是这样一位恃才傲物、狂放不羁的一个大诗人,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”的他,真正成了一个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(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)的“诗仙”、“酒仙”,李白也成了历史上清高孤傲的文人代表。

可是,就是这样一位眼高于一切的大诗人,却是同时代另一位诗人的粉丝,李白特别崇拜比他年长12岁的孟浩然,有诗为证:

《赠孟浩然》 李白

吾爱孟夫子,风流天下闻。

红颜弃轩冕,白首卧松云。

醉月频中圣,迷花不事君。

高山安可仰,徒此揖清芬。

在此诗中,李白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对孟浩然的崇敬之情,孟浩然那倜傥旷放、风雅潇洒的品格,让李白深为倾慕。二、三两联又描绘了孟浩然摒弃官职,白首归隐,醉月中酒,迷花不仕的高雅形象。最后直接抒情,把孟浩然的高雅比为高山巍峨峻拔,令人仰止。

李白为何如此推崇孟浩然?要知道,李白对和他同时代的另一位大诗人杜甫也没有这么高的推崇,孟浩然到底做了些什么事,能如此打动李白呢?

孟浩然(689年—740年),盛唐时著名的山水田园派诗人,他虽处于大唐王朝最辉煌的时刻,却一生屡试不第,未能入仕,最终只得隐居于山水田园之间,终日与友人饮酒赋诗,自得其乐,最终也因招待来访的好友王昌龄,因酒引发背疮恶化而于当晚去世。

孟浩然除了两次应进士举不第外,还有两次入仕的机会,而这两次机会的失去,最终让孟浩然一生入仕的希望断绝。

一次是在开元十六年(728年),孟浩然在长安应试不第后,仍留在长安,因和当朝名相张说私交甚笃。传说张说曾邀孟浩然入内署畅谈,恰逢唐玄宗来了,孟浩然惊避床下。张说不敢隐瞒,据实奏闻。唐玄宗命孟浩然出来见面,并让他吟诗。

孟浩然自诵其诗,吟出下面这首诗:

《岁暮归南山》 孟浩然

北阙休上书,南山归敝庐。

不才明主弃,多病故人疏。

白发催年老,青阳逼岁除。

永怀愁不寐,松月夜窗虚。

唐玄宗听罢甚为不悦,生气地说了一句:“卿不求仕,而朕未尝弃卿,奈何诬我!”渴望遇明主入仕的孟浩然,就这样与仕途失之交臂了。

第二次是在开元二十三年(735年),襄州刺史韩朝宗十分欣赏孟浩然,约好日子和他见面一同入京,准备向朝廷推荐他。

可是到了约定的日子,孟浩然有一位老朋友来了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本来就嗜酒的孟浩然自然拿出好酒好菜招待这位远道而来的朋友。

在宴席上,他们喝酒谈诗,很是融洽。有人也提醒孟浩然说,你与韩公有约在先,喝酒多了可能会耽误了见面的时辰啊。

孟浩然却说:“已经喝了酒了,身心快乐,哪管其它事情。”

好嘛,孟浩然与友人一醉方休,自然耽误了与韩朝宗的约见。被爽约的韩朝宗勃然大怒,愤愤地留下“贪杯之人,不可担当大任”的话,然后独自起身回京。

一壶酒,一场醉,毁了孟浩然最后的入仕机会,之后的他是真正地归隐山林了。

归隐后的孟浩然更爱酒了,“达是酒中趣,琴上偶然音”(《洗然弟竹亭》)、“何当载酒来,共醉重阳节”(《秋登兰山寄张五》)、“醉来方欲卧,不觉晓鸡鸣”(《寒夜张明府宅宴》)。

孟浩然是唐代第一个倾大力写作山水诗的诗人,他比同为山水诗人的王维还要早,而且,孟浩然写的山水诗大多都是他在漫游途中写下的山水行旅诗,这一点,深深地影响到了李白。

李白也是一位热爱自然、喜欢交友的诗人,他“五岳寻仙不辞远,一生好入名山游”,在漫游和飘泊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,足迹遍布中原内外。

李白与孟浩然的交往,是在他刚出四川不久,正是年轻快意的时候,比李白大12岁的孟浩然,此时已经是诗名满天下。孟浩然给李白的印象是陶醉在山水之间,自由而愉快,因此李白才由衷地发出“吾爱孟夫子,风流天下闻”的感叹。

李白与孟浩然的友谊是诗坛上的一段佳话,孟浩然对李白的影响也是巨大的,两人都不依附权贵,孟浩然宁肯“拂衣从此去,高步蹑华嵩”(《东京留别诸公》),也不肯立于污朝。这种品格,与后来李白那种平交王侯,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”的行为何其相似。

孟浩然在《送朱大入秦》《送吴宣从军》《赠马四》等诗中所表现出来的任侠精神,在李白的诗中更是比比皆是。

在诗体诗风上,孟浩然长于五言古诗和七言古诗,而这也正是李白的强项。

孟浩然喜酒,李白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李白夸孟浩然“醉月频中圣,迷花不事君”,李白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?李白“百年三万六千日,一日须倾三百杯”(《襄阳歌》),这一生得喝多少酒啊?

李白和孟浩然的深厚友谊,又产生出一首千古名诗:

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 李白

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

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
李白一句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千百年来,让无数的文人墨客对三月去扬州充满了憧憬,扬州也凭此成为无数名流所向往之城。

苏州迈创伟达新能源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中国(江苏)自由贸易试验区苏州片区苏州工业园区星都街72号宏海大厦1幢1808室